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 博时基金葛晨:守正出奇 把握医药配置三条主线
博时基金葛晨:守正出奇 把握医药配置三条主线
发布时间:2019-12-02 18:17:24 来源:未知 阅读量:2557

每天财经都是独家的,快关注它。

风能数据显示,截至9月12日,卜式医疗保健基金净值今年上涨逾78.37%,在众多类似排名中稳坐前列,自第二季度以来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从该基金的半年度报告中可以发现,许多主要股票表现良好,包括一些专注于市场的领先公司,一些持有主要头寸的成长型制药公司也出现了,对该基金的净值贡献很大。

卜式医保基金经理陈革逐渐成为投资界关注的焦点。事实上,自他于2018年4月正式管理该基金以来,只有大约一年半的时间。

陈革简介

陈革于2012年南京大学毕业后加入卜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他曾担任研究员、高级研究员、高级研究员和助理基金经理,目前是卜式医疗保健行业混合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经理。

对于今年的出色表现,一些熟悉医药投资行业的同事开玩笑地称陈革为医药的“第一兄弟”。在今年关于卜式基金的内部讨论中,有一项关于“陈革现象”的声明。

但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业绩背后,聚光灯之外,是这位年轻基金经理对医药行业长期趋势和总体方向的判断和把握,以及他对个股的深入研究和严格分析。陈革将自己的投资方法总结为“紧跟潮流,上下结合,在蓬勃发展的医药子行业选择优质股票”

捍卫正义,把握繁荣方向

在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学习的陈革一直热衷于生物医学产业。大学毕业后,他去陕西成为西部大学生计划的志愿者。一年后,他回到南京大学继续深造。2012年,他加入卜式基金,成为制药行业的研究员。

著名大学的生物学背景、博士平台上的正统研究训练以及六年的辛勤工作,让陈革得以一睹他在制药行业的投资。自去年4月以来,陈革已正式管理卜式医疗保健基金。

从方法论的角度来看,陈革的投资途径是从简单到简单——首证令人惊讶,上下结合,在蓬勃发展的医药子行业选择高质量的股票。

所谓“保持正确”,是指首先通过“自上而下”的分析来判断医药行业的长期趋势和总体方向,把握向上繁荣的行业和部门,形成组合的主体部分,使组合能够在中长期层面挂钩,并跑在行业基准之前。

“惊喜”也是必要的,即“自下而上”对个股进行深入研究和严格分析。陈革将根据具体公司的经营状况寻找股价上涨的潜在驱动因素,并判断是否存在预期差异,以获得阿尔法。

陈革坦率地承认,他对“领先”或“成长”没有特别的偏好。领先公司是经过市场检验的优秀目标,并为市场所熟知和认可。这类公司通常代表该行业的发展方向,因此是制药行业研究和投资的基础。领先公司也从小到大成长,所以寻找优秀的潜在股票是超额收入的重要来源。

在判断上市公司时,陈革将首先分析公司的实际经营状况、产品潜力、商业模式等。他将关注资产负债率、资本周转率和股本回报率等重要财务指标。"这些指标背后实际上是人."陈革强调,“我们将更加重视公司实际控制人或管理层的战略眼光和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深入研究为陈革的投资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例如,陈革和研究人员在通过指标筛选出制药行业一些不受欢迎的股票后,对公司和药品进行了多层次和多方面的跟踪研究。对于药物的潜在空间,陈革和研究团队将走访几家医院使用某种新型药物,然后根据收集到的经验数据,进行多次沟通,修改模型,最后判断目标公司的发展潜力。经过全面的分析和判断,只有在最确定的情况下才会做出购买决定。

由于医疗分部门数量众多,跨境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学习并与专业人士交流以稳定并逐步拓展自己的能力圈是陈革的功课。例如,对于医疗器械,他将学习和学习与它们密切相关的电子产业链知识。至于今年火热的“猪周期”势头,他与学习农林牧渔的同事们通常的交流也激励他提前计划,抓住相关的投资机会。

谈到投资组合管理,陈革表示,他一直对医药行业的长期发展持乐观态度。因此,在长期的上升趋势中,作为一个机构投资者,确实没有必要做出短期的时机选择。然而,当面对一只盈亏显著的“黑天鹅”时,头寸控制可能会发挥作用,但他认为市场是有效的,通常可以快速调整。总体而言,陈革将调整头寸结构,控制头寸,选择熟悉的股票以规避风险。

注重长期把握三条主线

“制药业是一个长期稳定增长的行业,具有相对一定的长期效益。”陈革指出。

他说,国内医药行业长期以来基础雄厚,医药行业的增长前景相对明朗——随着人口老龄化和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提高,医疗支出在总消费支出中的比重肯定会增加。

从另一个维度来看,政策是影响医药行业的重要因素,往往决定着医药投资者的分布方向。

在陈革的投资框架中,他对医药行业的许多子行业都有明确的属性划分,包括2c和2b、医疗保险内外等。,从中可以细分出不同的子扇区。了解和熟悉政策的核心,通过不同水平和程度的政策影响,选择受影响更积极、发展势头更好的子行业,是陈革投资的重要方向。

回顾去年底以来医药行业的发展趋势,陈革认为,从行业政策的角度来看,批量购买、一致性评估、医疗保险费用控制等一系列政策“结合”不是为了将药品价格降低到什么程度,而是为了让人们感觉更好,同时也是为了让医疗资金运行得更健康、更高效、更可持续。“政府实际上正在进行一些监管和控制,以使医疗保险基金更加健康地运行,并使人们体验得更好。”陈革指出,这是一系列政策的前提和方向。

熟悉国内医药市场的人都知道,国内原有市场存在一些相对扭曲的利益机制。陈革认为,现在是时候逐步扭转原有机制,让每个人都像购买真正商品一样,通过比较成本效益和疗效来购买药物,而不是因为利益空间而推广药物。

陈革认为,一系列政策确实会导致一定程度的行业重组。在过去的定价机制下,创新性和注重成本效益的制药公司很难走出困境。相当多的制药公司正在通过营销进行扩张。因此,未来股票公司的股票利益将受到很大影响。“但对于拥有真正R&D能力和真正成本效益的公司来说,股价不会下跌,甚至不会达到新高。”

陈革说:“目前,在各种政策的引导下,医药行业的内部环境已经得到净化。拥有真正R&D、创新、质量和效率的公司可以更快地脱颖而出。”

陈革认为,未来国内医药行业有三大增长点,即医疗保险、医疗保险和全球竞争优势三大主线。

首先是医疗保险市场的结构性变化,包括以疗效为导向的创新药物和产业链,以成本效益为导向的仿制药一致性评价。

二是医疗保险以外市场上的可选医疗费用,如部分眼科、口腔、体检、医疗美容等。这也包括几个特点:第一,它必须是医学等级;第二,必须由消费者自筹资金,由企业自主决定;同时,它必须是自主决定的,也就是说,顾客可以决定是否为医疗行为付费。

第三是从全球角度看中国的优势,如工程师奖金和产业链优势,如医疗设备、cro/cdmo产业等。

自我和谐自我完善与合理评价

制药行业今年大幅增长,但结构性差异一直困扰着许多投资者。"昂贵的非常昂贵,而便宜的被忽略了."如此巨大的差异似乎已经成为常态。

陈革指出,总体而言,从股票的角度来看,医药股票的股价不仅与公司的经营有关,还与市场风险偏好、流动性和芯片结构等各种宏观和微观因素密切相关。同样,在不同的经济周期下,稳定增长目标对投资者的吸引力也不同,当这些基金进入和离开制药行业时,它们也会导致制药行业估值的起伏。

就具体投资和研究而言,从定量金融的角度来看,陈革将把个股的历史估值与行业估值进行比较,以确定历史百分点。从定性的角度来看,陈革将沿着自己的投资路线确认2b和2c等属性之间的差异。不同类型公司的估价必须不同。

陈革认为,分部门的估价取决于其所在行业的当前政策环境和市场条件。如果该行业处于高增长阶段,净资产收益率仍然很高,估值应该相对较高。如果商业模式相对一般,发展势头放缓,空间潜力不明确,那么估值肯定会缩水,这符合常识。

从市场资本的角度来看,面对不同程度的政策执行影响,资本必然会更多地聚集到某些行业和个股,形成结构分化的“分水岭”。与此同时,外资的不断流入也加强了这一趋势。

陈革指出,目前一些龙头股票的估值确实相对较高,可能需要等待未来的预期现金消化估值。“市场是聪明的。高估值和大幅上涨不一定意味着高风险,但可能意味着市场对未来收益的乐观态度。”

陈革指出,估值不能静态看待。对于绝大多数企业股票来说,如果行业趋势和公司运营持续改善并超出预期,股价可能会继续上涨。如果没有超出预期,它可以保持水平位置。然而,如果过于乐观,当行业趋势或公司运营逆转时,高估值可能是一个非常大的风险。“作为基金经理,我们的工作是判断行业繁荣或公司运营实际属于什么趋势,这也需要具体的案例分析。”

陈革认为,没有必要过于担心股价提前反映公司未来的正和利润增长率。尽管目前已经有了很大的增长,但核心地位仍然应该以高度的长期确定性放在总的方向上。同时,从估值、芯片和运营趋势的角度来看,他也会考虑一些相对较低的股票。“有些股票过于悲观,但实际情况比大家预期的要好很多。即使趋势上升,也可能有超额回报。我们将在适当时候增加这类股票的分配。”陈革说。

目前,“追逐高电位或切换到二线”的讨论非常热烈。对此,陈革认为,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更重要的是回到最初的投资,即思考你想赚多少钱。陈革的回答是“赚你能理解的钱”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赚钱方式。作为投资者,他们必须找到自己的逻辑目标,并在向他人解释之前说服自己。

陈革始终认为,投资的重点是“自我保持和自我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