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 浔兴股份并购“后遗症”升级:控股子公司总经理发声反驳
浔兴股份并购“后遗症”升级:控股子公司总经理发声反驳
发布时间:2019-10-17 08:20:33 来源:未知 阅读量:4567

9月15日晚,迅星股份(002098,sz)宣布,其控股子公司深圳价格链跨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价格链)总经理甘思敏因涉嫌合同欺诈已被立案调查。

9月17日,赣情通过微信价格链公开号发布了价格链总经理关于迅星股份公告的声明(以下简称声明)。它说:“寻星声称合同欺诈没有事实依据,实际上是将经济纠纷转化为刑事案件。”寻星对自己与寻星之间的民事纠纷负有主要责任。

荀星:甘情涉嫌合同欺诈

寻星股份与赣情的分歧由来已久。最初的导火索是寻星股份收购的价格链没有完成承诺的业绩,引发了双方的争议。

2018年10月,迅星股份披露,公司已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交仲裁申请,要求被申请人甘庆新等支付迅星股份10.14亿元的绩效薪酬。

迅星股份此前披露,从甘思敏、朱令等公司收购的连锁股份价值总计5.26亿元,其中1.6亿元由公司共同管理作为担保,直至被申请人履行其绩效薪酬承诺。

迅星证券在回应福建证监局监管关注函时表示,由于干青未能配合M&A基金签署的三方共管账户协议,用于履约担保的共管账户无法达到共管的目的。该公司表示,2018年9月4日,甘情缘未经授权到银行柜台挂失并存入1.6亿元账号,意图转移共管资金,逃避承担履约承诺赔偿的义务。2018年9月6日,甘庆新恶意挂失,并将共管专项资金5327.4万元转入个人账户。

在回应深交所的一封调查信时,寻星表示:“朱令的夫妻甘庆芬和他们的孩子没有诚意在海外履行他们的职责。”《国家商报》记者9月16日询问寻星股份公司甘庆新是否仍在国外。回答是:“根据公司的了解,甘庆新和朱令仍留在国外。该公司通过价格链的内部管理部门通过邮件联系了他们。”

9月15日晚,迅星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福建省晋江市公安局2019年9月12日发布的立案通知,得知甘庆新等人涉嫌合同欺诈,已立案调查。”

甘情:纠纷的主要责任在于寻星

9月17日,赣情通过价格链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份“声明”,称:“寻星涉嫌的合同欺诈没有事实依据,实际上是将经济纠纷转化为刑事案件。”寻星对自己与寻星之间的民事纠纷负有主要责任。

在《国家商报》记者要求一名未透露姓名的价格链工作人员确认后,该工作人员对记者说:“(这份声明)肯定来自甘宗(Gansentiment)。”当记者问甘军的情绪是否在中国时,这名工作人员说他不清楚。

甘庆芬在他的“声明”中指责该上市公司,“寻星股份的真正企图是通过制造刑事案件来干扰仲裁。寻星股份与他本人之间的纠纷仲裁正在进行中。它对自己和公司的经营施加压力和干扰,同时转移了对寻星股份涉嫌内幕交易和信息披露违规的监督和调查的注意力。”

关于“主要责任在寻星”争议的原因,甘庆新表示,主要包括:寻星不提供违约担保;寻星因违约提前提起仲裁;即使双方发生纠纷,也是民事经济纠纷,不涉及他任何刑事责任。

甘情在“声明中表示:“在代表迅星签署协议后,迅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承诺在合并后给予不少于3亿元的银行担保信贷,但在合并完成后,迅星违背了他的承诺,造成了价格链上的困难。为了避免公司的现金流断裂,他不得不低价出售存货,赔钱以更快地收回现金,维持现金流,并避免公司因现金流断裂而破产。"

关于仲裁的启动,甘庆芬也认为履约承诺期尚未结束,迅星公司提前启动了仲裁。甘情绪表示:“根据双方的协议,连锁经营业绩承诺是一项为期三年的累计业绩承诺。为了防止价格链在三年业绩下注后仅一年就实现业绩承诺,迅星股份不顾合同违约提起仲裁,动摇了员工、银行、供应商和公司其他合作伙伴的信心,导致银行提前收回贷款,公司业绩下滑。”

《国家商报》记者还就甘庆芬是否挪用共同管理账户资金以及他是否仍滞留海外的问题向价格链发送了一封采访信。价格链工作人员的回答是:"为了维护仲裁的公平和公正,甘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

荀星:无语

9月17日,国家商报记者还要求寻星股份公司确认甘思源发布的“声明”的相关内容。寻星股份公司的员工在电话中说:“我们已经看了《声明》,说不出话来。”

慧兴股份回复《国家商报》记者:“甘情是价格链的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朱令是副总经理,两对夫妇是《股权转让协议》和《利润补偿协议》的主要履约承诺和补偿方,良好的价格链管理是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和副总经理的法律义务,也是履约承诺方的合同义务。”

迅星股份对甘军被拘留在国外感到愤慨。该公司回复记者:“价格链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电子商务企业,它利用亚马逊平台实现销售。深圳有成千上万家类似的企业。我们没有听说过任何人因为“业务管理需要”和他们的孩子在美国呆了将近一年,并且将继续这样做,而不会联系任何同行或参与海外跨境电子商务业务交流。”

针对甘思敏“对自己和公司运营施加压力和干扰”的说法,迅星股份表示:“除了任命董事、监事和首席财务官之外,公司还要求价格链作为上市公司的子公司,提供财务报表、业务分析和预测,并接受审计,公司何时干预价格链的管理?”此外,一年多来,这对夫妇没有接听上市公司的电话,没有回复上市公司的电子邮件,甚至没有电话、互联网或书面述职,更不用说参加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了。上市公司如何对夫妻双方的经营和价格链施加压力和干预?"

此外,迅星股份表示:“上市公司与赣情夫妇和价格链之间没有所谓的3亿元银行担保承诺。”

针对甘思敏的“迅星违约提前启动仲裁”,迅星股份对《国家商报》记者表示:“仲裁是甘思敏单方面转移履约保证资金的根本违约行为,导致上市公司申请司法冻结并引发仲裁。在仲裁中,该公司提出撤销仲裁,只要它改善共同管理,以确保业绩和保证资金安全,甘情绪断然拒绝。”

双方争议的另一个关键点是“经济纠纷”还是“刑事责任”。对此,迅星公司回复《国家商报》记者:“履约承诺及其赔偿责任属于合同纠纷。在合同签订和履行过程中,数额较大的,以捏造事实或者隐瞒事实的方式骗取对方财产,是刑事责任。”

(责任编辑:李嘉玲)